推廣 熱搜:

坐在岸邊的木樁子上,長腿交疊,遙望遠處。不多時

點擊圖片查看原圖
 
單價: 面議
起訂:
供貨總量:
發貨期限: 自買家付款之日起 天內發貨
所在地: 上海
有效期至: 長期有效
最后更新: 2021-04-02 09:38
詢價
 
公司基本資料信息
詳細說明
 小狐貍立刻丟掉了盤子,撲到她身上,嗯嗯啊啊地往她身上蹭。顏淡將它捉到手上,只見它伸出小舌頭來,吧嗒吧嗒地舔著她的手指。
 
    琳瑯還是笑著:“既然顏淡姑娘喜歡,也只好如此了,只是,”她頓了一頓:“子炎他有點不懂事。”
 
    4.日行一善
 
    顏淡在日益消瘦。
 
    顏淡已近心神崩潰。
 
    小狐貍蹭到她身邊,嗯嗯啊啊地叫喚。一日十二個時辰,她至少有十個時辰對著小狐貍。不論她走到哪里,小狐貍竟然有本事把她找出來,然后討好地在一邊蹭著。開始幾天還好,可是被狗皮膏藥一樣貼著過十天,沒有人能受得了。每次她想把它甩下的時候,它都抓得死死的,一面哀哀地叫著,她都覺得自己在做的事情實在是慘絕人寰。
 
    于是在剩下的兩個時辰中,她連做夢都能聽見小狐貍的聲音,夢中都是小狐貍在她身上蹦。
 
    一日到紫麟那里蹭飯,余墨琳瑯居然都在。
 
    “子炎他很喜歡粘人,只要是喜歡的人,他就會黏上去。在狐族的時候,他每時每刻都要跟著我,別人碰一下都會不高興,所以這次父親才不得不派我來。現下你解開了他身上的咒毒,他似乎又很喜歡你,比原來跟著我的時候還要黏。”琳瑯說。
 
    顏淡看著扒著衣袖的小狐貍,忍不住問:“他什么時候才會不這樣?”
 
    琳瑯笑笑說:“可能是成年之后吧。那個時候他就可以化成人形,應該會改的。”
 
    顏淡問:“他離成年還有多久?”
 
    琳瑯算了半天:“大概還有一百五十多年吧。”
 
    顏淡埋頭去切烤羊腿上的肉。
 
    紫麟心情舒暢,大笑三聲,手上的青銅酒盞咔的一聲被他捏扁了。
 
    小狐貍仍舊在顏淡身上蹭了又蹭,嗯嗯啊啊地叫喚。
 
    余墨拿起一邊的手巾抹了抹嘴角,站起身來:“我明早要出門,就先回去準備,諸位少陪了。”
 
    紫麟了然地點點頭:“早點歇息罷。”
 
    余墨走過顏淡桌前,只見她跪坐著挪了兩步,道:“山主……”
 
    余墨站定了:“怎的行如此大禮?在下不敢當啊。”
 
    “正好我也想出去散心,不如我和山主同行,一路上也好照應山主的衣食住行。”
 
    紫麟立刻接上一句:“你可是忘記了還有三尾雪狐么?你若走了,誰來照顧他?枉費他對你這樣看重。”
 
    余墨嘴角帶笑:“也對,莫要辜負了人家。”
 
    小狐貍跳到顏淡肩上,嗯嗯啊啊地往她頸上蹭。
 
    顏淡想了想:“我有遺言。”
 
    余墨說:“請講。”
 
    “等我死了以后,小狐貍就托付給你了,千萬要替我好好待他。”
 
    余墨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。
 
    紫麟將膝上的小老虎抱到桌上,讓它舔沾了酒的筷子,一指顏淡:“你知道什么叫黑心?她的心腸最黑。你知道什么叫壞心?她的心腸最壞。你知道什么叫毒么,最毒的砒霜都沒她毒……”
 
    顏淡忍不住分辯:“砒霜才不是最毒的。”
 
    天邊泛白,眼下春意漸濃,天也亮得越來越早。
 
    余墨將包袱放進船艙,然后一撩衣擺,坐在岸邊的木樁子上,長腿交疊,遙望遠處。不多時,只見一個人影越來越近,瞬間就到了眼前。顏淡抱著包裹,看了看身后,長吁一口氣:“終于甩掉了,我們快走。”
 
    余墨抬手一攔:“我可沒答應過。”
 
    顏淡嘟著嘴,挨到他身邊:“余墨,余墨……”
更多>本企業其它產品
莊河市《油浸瀝青木絲板》現貨有限公司歡迎您 長海縣《油浸瀝青木絲板》現貨有限公司歡迎您 海城市《油浸瀝青木絲板》現貨有限公司歡迎您 撫順縣《油浸瀝青木絲板》現貨有限公司歡迎您 本溪市《油浸瀝青木絲板》現貨有限公司歡迎您 丹東市《油浸瀝青木絲板》現貨有限公司歡迎您 長治市《油浸瀝青木絲板》現貨有限公司歡迎您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網站留言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色偷偷亚洲偷自拍视频|狠狠狠的在啪线香蕉|七七米奇色狠狠俺去啦|男人的天堂免费视频一色屋